大愛無聲、臻情無痕

發布日期: 2019-12-18 信息來源: 無錫市 瀏覽次數: 字體:[ ]


年紀大了,總是喜歡回憶童年,因為它是快樂的、金色的、無憂無慮的,因為有父母遮風擋雨,所以不畏失敗,因為有父母安排一切,所以怡然自得,因為有父母呵護庇護,所以遠離黑暗,因為有父母頂在前面,所以一切都不是事。


還能記得你小時候父母的樣子嗎?挺直的身板,烏黑的頭發,響亮的聲音,簡潔的衣服,健碩的身軀。也許這只是你的“臆想”罷了,現實的記憶可能只剩下過往歲月中幾段“發黃”的膠卷。


記得那時我在部隊,一次母親過來幫我帶兒子,我在出站口接,遠遠看見她背著個大麻袋,滿頭白發,蹣跚佝僂,東張西望,和這個喧擾的城市格格不入,感覺特別心酸、懊悔、無奈,心酸的是歲月如飛刀、刀刀催人老,懊悔的是母親一大把年紀了還要長途跋涉過來帶孫子,無奈的是想回家看看也是奢望。


那時我住在部隊“豬圈”(以前的養豬場改造),一室無廳,打了地鋪才能住下,我坐在鋪上聽母親嘮叨家里的事情,誰又去世了,誰又結婚了,我什么都沒有聽清楚,只靜靜地看著母親張張合合的嘴唇,望著她花白的頭發,拘謹的眼神,滿是皺紋的臉龐。她與這個陌生城市唯一的紐帶就是我,也只有面對我的時候,才能找到在這個城市的一絲歸屬感和溫暖吧。


小時候的你,可能討厭父親忙忙碌碌、平平庸庸,厭煩母親嘮嘮叨叨、管東管西,現在自己到了父母的那個年紀,想來,當時的他們也曾是心揣夢想的少年、對鏡貼花的姑娘,是歲月的刻刀在他們靈魂及身體深處雕刻得鮮血淋漓,是對兒女無限的付出將他們汲取得步履蹣跚、額頭爬皺,兒時的你,允干了母親干癟的乳房,長大的你,攝取的可能是雙親血液和骨髓。


我們時常在叩問與麻木間猶豫,不敢想父母在遠方是否一切安好,不去想還能親口叫爸爸、媽媽多久,不能想雙親去世自己還有什么,但命運的戲謔就在于,你一直猶豫不決,等到終于下定決心,已經到了謝幕的時間。


父母在,尚知來處,雙親逝,只剩歸途。


親愛的你,回家看看吧!(彭磊)

【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】

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热博rb88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| rb88官网| 热博rb88| 热博rb88| 热博rb88| 热博手机版| 热博rb88| 热博| 热博体育官网| rb88热博电竞平台| 热博sbt体育| 热博体育官网| 热博rb88|